俞敗


警告:我的键盘有他自己的想法

过时雨

黑瓶注意
因为忘记原著时间线,就当作架空吧(。
吴邪视角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不知道黑瞎子是什么时候知道小哥已经死了的。

那次小哥去摸的斗传言是汪藏海给后生留的一手,邪门得很,道上也没几个人敢碰,去几个挂几个,尸都找不着。但是对于我来说,张起灵,就凭这三个字背后的势力,就足够去掀翻世界的终极。所以不安归不安,我从未想过他会有一天栽在那里。

消息传出来的时候,我第一时间给黑瞎子打电话。过去几年的脱胎换骨让我以为没什么东西能乱我阵脚,但其实当时我手机都快握不住。
四五通电话打不进,我几乎要破口大骂去问候那个请稍后再拨的女人她祖宗。几个小时后我才记得还能给他发短信,我尽量平静而简洁地点打字发过去,说...

爱屋及乌

酒鱼注意

OOC

两年后回城重塑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深夜的酒馆。月光是不知深浅的溪淌至门前石阶,浸着酒香。

被李白拉去喝酒的庄周再一次推开递过来的酒盏,耐心地拒绝。
李白遗憾地看他一眼,继续撑着头喝酒,支在桌上的手肘摇摇晃晃。
李白没有强迫他喝酒,他倒也乐得做个陪看的角色。这位诗仙平时星目剑眉风度翩翩,素袍委地都沾不上尘土,一旦醉酒后竟就变成了一个狂人,要取九天上月。


庄周见过他酒后写诗,浓墨在纸中央游走,出落成惊鸿样的字句,让你想到日月江海,空茫的平原龟裂在星光里。

李白不作诗时就支在酒桌上,眼底幽幽的,也不知道是在发呆还是在想心事。偶尔这眼神湿漉漉地拖到庄周身上,甚至还夹带几许...

知甜

OOC
520快乐
只想看他们腻歪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。”

“知道啊。”夏禾乖乖地应,又接着俯下身去亲张灵玉的脸。

在那片铺天盖地的粉红里,张灵玉嗅到久违的香味,那种香并不似她本人般香艳,反而有着背道而驰的清澈干净,倒像是张灵玉的双目。

夏禾用手虚掩他的眼睛。张灵玉眨下眼,她手心就扑朔出细碎的痒,像在拢住一只将要飞走的蝴蝶。她把手拿开,那双眼就落入凡世里,有着水一样的波光。过去这水总结着薄冰,现在不是,现在这里是世界上最浅的海。

而她是掌控这片水域的人鱼。

掌控。夏禾低头去亲他的锁骨,后来索性用虎牙不轻不重地蹭。带着饱满情欲和爱意的啃咬。潮湿的痒意,又疼。

痛感细细密密,如同草茎破...

© 404 | Powered by LOFTER